yabo体育首页

凯尔特人 杰森-塔图姆:成功背后满是荆棘

| 暂无评论

北京时间2019年5月16日,ope体育报道,当和他的儿子走在TD北岸花园球馆的球员通道时,快门的闪烁声以及媒体的采访突然蜂拥而至。

时光回到东部决赛的第二场比赛,贾斯汀-塔图姆早早就来到球馆,现在的他正在注视着儿子进行热身,并且让自己也沉浸入其中,去感受一切的意义。

就在过去几周,杰森-塔图姆已经成为了凯尔特人季后赛高歌猛进征途中最引人注目的焦点。要知道他还是个新秀,他才刚刚20岁。

当塔图姆的父亲走在充斥着球迷的拥挤过道时,他发现大部分人身上都穿着着塔图姆名字的衬衫,而他称这种经历为“超现实”的经历。

“但是,我的意思是,我早就猜到这一天一定会到来的,”这位父亲补充道,“因为杰森告诉我他一定能做到。”

杰森-塔图姆正在回忆他小学二年级的一次作业,其中有一项作业依旧记忆犹新——那就是用文字写下你未来想成为的人并且将其分享到自己的课堂上。

“我当时就写下了,我想进入NBA,然后每个人当时都嘲笑我呢,”塔图姆说道。

但这实际上是小塔图姆甚至不会说话之前就有的梦想,当他还是蹒跚学步的孩子时,他就在圣路易斯大学的球馆里看父亲打篮球,在2000年圣路易斯大学夺得大西洋十联盟冠军的过程之中,贾斯汀在其中扮演了重要作用,随后他的父亲前往海外也经历过一段职业篮球时光。

而塔图姆实际上是和他的母亲Brand Core居住在圣路易斯大学城的一件地下狭小两居室之中,那个时候的她还是一个大一新生,努力在密苏里大学圣路易斯分校攻读自己的学士学位,但因为有了孩子,她需要找各种各样工作来维持生计,有的时候甚至食物都会出现短缺,有的时候水电也会被切断,他们需要学着去适应这样的情况,一起分享仅有的食物并且在煤气被切断时依偎在取暖器旁取暖。

尽管聚少离多,但是布兰迪以及贾斯汀还是尽其所有去满足孩子对于篮球的热情——而小塔图姆对于篮球最早的热情甚至可以追溯到他三岁时第一次参加基督教青年会联盟的比赛。

“当时的我们引起了一阵轰动,因为杰森真的太想打球了,”布兰迪谈到小时候的塔图姆时说,“我们可能早上会到县城西部参加一支球队的比赛,然后马上开45分钟的车,在下午或者晚上的时候参加伊利诺伊州另外一支队伍的比赛,在他小时候我甚至有50件不一样的球衣,这也是为了方便他更换球衣为不同的球队征战,他真的非常享受比赛。”

当贾斯汀从海外回到圣路易斯的时候,他在索尔丹高中找到了一份教练工作,而当塔图姆9岁的时候,他就和高中校队一同训练了。

“我还记得他甚至能做你没有教他的事情,”布兰迪说,“就像小孩子的呢喃一样,我总是能做出我和贾斯汀都大吃一惊的事情来,我们当时的反应时,他这些东西到底是从哪里学来的?”

当布兰迪给训练师德鲁-汉伦发短信的时候,她并不确定自己13岁的孩子能否被训练师所接受。毕竟汉伦的客服一直都是职业球员或者是拥有NBA潜力的精英球员——并不是骨瘦如柴而且还没能证明自己的八年级初中生。

当然布兰迪收到了否定的信息,塔图姆还太年轻了,他还没有准备好,他还没有准备好接受先进的理念或者承受身体上的压力。

但是布兰迪没有放弃,她打了一通电话给布拉德利-比尔,后者的家庭就离他们几个街区之远,他也是塔图姆一家的朋友。当时比尔正在跟随德鲁训练并且为自己在华盛顿奇才的新秀赛季做准备。

比尔给德鲁发的短信虽然简短,却掷地有声:“我的小兄弟杰森一定会变得非常特别。”

所以德鲁同意了,他决定给这个孩子一个机会,但是最初的训练是一次考研,他肯定塔图姆坚持不到最后。

“我当时几乎完全摧毁了他,”德鲁回忆道,“我几乎让他累昏过去了,他当时躺在地板上,几乎要死了。”

当训练结束得那一刻,杰森躺在自己阿姨的车上,他打电话给了自己的母亲:“我想死了,但是我不会放弃,在我放弃之前我一定会一次又一次的累昏过去。”

“那个时候才知道他有着这样的精神,”汉伦说道,“这种精神正是由他坚韧不拔的父母壹基金他的篮球偶像科比-布莱恩特所激励他才有的精神。”

塔图姆对于篮球一成不变的热爱和黑曼巴有着极大的关系,他一直穿着科比的鞋子和球衣,对于科比的数据烂熟于心,像教科书一样学习科比的YouTube集锦,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开始模仿科比的动作,没错,他就是如此得痴迷。

好吧,但是你不可能成为科比的,科比就是科比,你为什么不想一想自己能比科比更好呢?

为了成为科比那样的球员,塔图姆必须专注于细节,他和德鲁会花费一整周的时间去分解科比的试探步,甚至在这段时间里他们不会投一次篮,他们到达球馆之后就开始重复一个又一个的动作和脚步,磨练每一分钟的细节直到毫无差错为止。

塔图姆对于自己其他几个偶像也做了同样的事情,即分析他们最有效率的技术应用到自己的比赛中去——保罗-乔治的外线技术、甜瓜的中距离,这份列表很长很长,而当汉伦让塔图姆和他的其他客户一起训练时,这些技巧又得到了加强。

“在他成为职业球员之前,他就和职业球员进行对抗了,”德鲁说道,“他有的时候会被击败,但是有些时候他也会坚持到底,但是经过年复一年的训练,他一直都在进步,他坚持的时间越长,我所有的客户都觉得他将变得非常特殊,因为这个孩子足够努力。”

“只要这个孩子一直努力,他毫无疑问会进入NBA,”Will Gladson,塔图姆的朋友以及前高中队友说道,“毫无疑问他会一直努力。”

那个时候Will会在上课之前来到查米纳德预备学校练习投篮,但是发现塔图姆早就做完了晨练了。

塔图姆每天早上五点半就会来到球馆,他有球馆的钥匙所以理所应当的成为了开灯的那个人,根据他的主教练弗兰克-本内特表示,在查米纳德的四年里,塔图姆一共只休息过两天,而且这两天还是他高四率领球队夺得州冠军之后。

没有人会要求塔图姆如此迫切地追逐篮球梦,相反,他的母亲布兰迪还会担心儿子过犹不及,14岁的时候塔图姆的膝盖就出现过肌腱炎的情况。

“我们去做了所有的检查,然后医生告诉我们这就是普通的过度使用情况,”布兰迪说,“所以我告诉他,你需要学会让自己的身体休息一会儿。”

她建议塔图姆减少自己的训练量,但是最终这些建议都是徒劳的,就在48小时之后,塔图姆又开始疯狂训练了。

“他表现得像是被关在监狱里一样,他表现得像是要失去篮球一样,”布兰迪说道。

但是一旦你明白塔图姆的眼神中进入NBA不是最好的情况而是唯一的情况时,这一切似乎都能说得通了。

“我忘了是从哪里听到的,但是科比说过,在他的一生中他将所有的鸡蛋都放在了一个篮子里,如果你有这样一种心态——没有B计划,没有备用计划,然后你就会倾尽所有在自己的第一个计划之中,”塔图姆说,“我将这句话牢记于心,我像自己保证自己一定会实现自己的梦想。”

疯狂的心态以及他的职业素养帮助他收割了一堆荣誉:佳得乐全美年度最佳球员、查米纳德历史得分榜、篮板榜第一以及一份来自杜克大学的奖学金。

曾几何时,当塔图姆参加招募训练营时人们都会嘲笑他的家乡,你们都在圣路易斯打球吗?但随着成就达成,他开始向人们介绍他的城市,就和他曾经的导师布拉德利-比尔一样。

当比尔在查米纳德念高中时,他经常送塔图姆去上初中,当比尔加盟奇才之后,他们两个总是会在NBA休赛期闲逛,其中最常去的店就是Imo’s,这也是圣路易斯最常见的一家店,那里有塔图姆最喜欢吃的披萨。

比尔总是激励塔图姆成为这座城市走出去的最强球员,即使这意味着塔图姆要超越他。

“他的成就已经很多了,”塔图姆说,“我感觉如果我想成为最强的,我需要做他做过的每一件事情。”

在球场之外,塔图姆时一个悠闲、稳重甚至有些安静的人,有些特质甚至反映到了球场上去,他不会突然情绪高涨,同样也不会突然郁郁寡欢。肾上腺素从来不会让他分心,或者让他犯错,他保持放松以及头脑清醒,总是会专注于下一个回合。

“我非常自大,当我进入球场时我的脑海里充满了这样的想法,”塔图姆稍微停顿了一下,然后微笑说道,“我对自己的感觉非常良好。”

“我不知道他的竞争性到底是从哪里来的,”他的父亲说道,“我知道这可能是源自于我执教的热情以及他母亲的自我驱动力以及她为塔图姆所做的一切,我不知道这些是否在他身上得到了结合,但他并不在乎你是谁、所在的舞台有多大以及现在身处何方,他不在乎自己是不是穿着人字拖,因为无论如何他都会毫不犹豫地向你冲过去,他甚至不在乎自己是不是在20000人面前打球还是在NBA总决赛上,他一直冷静如此。”

塔图姆用他的表现在美国历史上最具历史意义的大学里占据了一席之地,在为杜克蓝魔效力的一个赛季里,他场均得到16.8分以及7.3个篮板,而现在他在NBA历史上最具历史意义的球队里也在做着同样的事情。

在2017年选秀大会被凯尔特人以第三顺位选中之后,塔图姆在新秀赛季场均得到13.9分并且还有5.8个篮板,投篮命中率高达48%,三分球命中率也有44%,而在季后赛里这一数据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他场均能够得到全队最高的18.5分并且差一步就能将凯尔特人带到总决赛的舞台之上。

当他打球的时候,你能清晰地看到他努力训练的痕迹:他的试探步和过人有科比的影子,他的交叉步以及快速三分颇有乔治的风范,他的转换中距离跳投有了甜瓜的雏形,但是对于他这个年龄而言,能在塔图姆身上看到如此多得分手的进攻技巧也绝非巧合。

“他付出了全部,而生活中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这一点,”本内特说道,“他就是那个少数派,他也因此得到了回报。”

“就在上赛季结束之后,我感觉进入NBA并不是我的目标了,我觉得我可以在联盟里做一些更特殊的事情,”塔图姆说道。

当然,他仍然需要努力,但是只要你稍微考虑一下,你就会明白这是他最不需要别人担心的事情。

躺在洛杉矶泛太平洋公园的球馆之中,穿着他白色清爽的凯尔特人球衣,塔图姆翻阅着最新一期的《KICKS》杂志。他在圣路易斯的理发师也来到了这里,过去十一年他的头发一直都由这个理发师打理,这里平静而祥和,只有特拉维斯-斯科特的《Astroworld》作为背景音乐在手持播放器中放出声音——这也与繁华的洛杉矶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塔图姆还尝了尝我们点的披萨,尽管味道不赖,但是依旧比不上他家乡的那款Imo’s。

在整个下午的拍摄过程中,我们请他贴上圣路易斯传奇人物Nelly的创口贴来致敬他时,他愉快地答应了,我们请他用和科比一样的姿势拍摄照片时,他也没有任何犹豫。毕竟这些都是对他努力的认可,也是对于这个特殊时刻的认可。

在塔图姆家里的地下室里摆满了SLAM的杂志,那些标志性的封面堆叠在了一起,仿佛在提醒人们是什么样的力量一直在激励塔图姆去认识、去实现自己的理想。

“兄弟,这意味着一切,”塔图姆说,“我不会把任何事情都想做理所当然。说你有朝一日会成为《SLAM》的封面人物是一回事,但是当它真的发生的时候,那种感觉又是完全不一样了。”

这种感觉一定是超现实的——最终能够拿到自己当人物封面的杂志并且抚摸光滑的书页——然而任何一个认识塔图姆的人都不会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意外。更多热点新闻尽在ope体育投注 https://www.dianeteall.com/

发表评论

*为必填字段!